杭州夫妻财务自由后,爱上露宿野地,找回相依为命的感觉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1-17 11:01   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饭团和华华是一对杭州夫妻,

他们各自创业,

在35岁前就实现了房车自由。

但也付出了代价,

家几乎就像是宾馆,

只是回来睡个觉而已。

三年前,他们第一次尝试露营,

在野地里自己搭帐篷、煮饭、插花,

还看到了最美的清晨,

一下子被治愈了,

不仅工作压力消失,

两人的感情也持续升温,

在野外的深夜,

重新找回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。

现在,他们只要一有空,

就带上三只大狗去露营,

一年全部休假的时间都在野地里度过,

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也被他们带动,纷纷入坑。

华华说:“疫情让人们思考生活的本质。

脱离城市环境,

在赤裸原始的野外,

能让你真正放下。”

张大鹏,国内舒适露营的第一批玩家,

也是带饭团和华华入坑的好友。

他说:“现在流行的是搬家式露营,

2018年正式在国内萌芽,

疫情后达到了爆发式增长。”

2020年,俨然成了中国人的露营元年。

撰文 | Tango责编 邓凯蕾

疫情后的第一个春天,饭团和华华在朋友圈不断刷到露营的照片。复古帐篷、精致座椅、讲究仪式感的野餐……今年,露营真的火了。

在搭帐篷、煮饭、插花的过程中,将平时在城市里的压力释放得干干净净,这是露营潮迅速吸粉的原因。

在野外的“快闪家”,我们被治愈了

研究生毕业后,华华放弃了体制内的教师工作,果断投入了电商摄影领域。男友饭团在她的影响下,也开了自己的摄影公司。

两人既是同行,也是夫妻,但工作完全独立,各自都做得不错。

不到35岁,他们就买了花园洋房和大平层公寓,开着有科技感的车,还养了3只心爱的大狗,是同龄人眼中羡慕的对象。

但一切都是以时间作为交换的,家里很大,但常常空荡荡的。两个人只是回来睡个觉而已,家里像个宾馆,朋友开玩笑说,这里就是一个能睡觉的“摄影基地”。

露营的出现,为他们带来了新的生活体验。以最快的速度在野外搭出一个舒适的家,住上2、3天。在这个“快闪家”,自由自在,刺激好玩,还能办派对。

华华说:“我们第一次露营是夏天,蚊子很多,外面又潮湿,当晚心想以后再也不会来了。

但是第二天早上当我们跨出帐篷,看到湖面有漂亮的水汽,三只狗狗开心地跑向湖面,阳光从树林里穿过来,一切都太美了。那一刹那,就对露营疯狂地种草了。”

认真开始研究露营这件事后,华华发现现在的装备完全可以确保睡得舒服安心,有些营区也会提供简单的卫浴间。

“早晨迎着阳光拉开帐篷,附近的帐篷也逐渐苏醒,大家出来简单洗漱后,开始做早餐、煮咖啡……这一瞬间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,真的太治愈了!”

每次露营,华华的三只狗狗也迎来了最快乐的时光。维尼和牛奶是分别从朋友、快递公司收养过来的,八喜是它们的孩子。

这一家三口成了露营地的明星,在野外有宠物的陪伴,会令人更有安全感。

水源、防火、环保——

从露营新手到给新人科普

这一次的露营,饭团和华华选择了安吉天子湖边,距离杭州1.5小时车程,有森林、旷野、湖泊、湿地等丰富的原生态风光。

常有朋友询问饭团关于露营的ABC,饭团也很乐于跟大家分享:“一般选择2小时内的露营地比较好,因为到达营地后的搭建工作很多,疲劳驾驶会导致体力不支。”

露营最大的好处之一是锻炼身体,饭团以前办了健身卡也没去几次,现在每次出来,光搭一个帐篷就要1个多小时,加上搬运、砍柴等工作,相当于一次综合大健身。

看着自己从无到有造出来的营地,比在健身房撸铁更有成就感。

安吉的营地有管理者,在每片营区都安装了水龙头、洗手间,特别适合露营新手。

水源虽然重要,但最好避免直接在河边扎营,饭团就曾经遭遇涨潮,被搞得非常狼狈。低洼处也要尽量避开,因为一旦下雨容易聚水。

除了担心水,还要考虑火的风险。“到了晚上我们都会生火煮饭,不能太靠近树木,防止火星喷溅引发火灾;但周边又要有遮挡物,否则火苗也会被吹得四处乱窜。”

离开时火源要及时熄灭

睡觉的帐篷最好离草丛有4、5米的距离,避开蛇或爬虫。

“如果不是对户外生存非常有经验,最好别去非常偏僻和原始、且无人管理的地方,大自然还是潜藏着很多危险。”

搭建营地会产生很多垃圾,需要准备多一些垃圾袋,做好干湿分离。

华华和饭团曾经去过一个小有名气的露营地,却发现遍地都是残留物品。两个人捡完垃圾后,又发了微博呼吁。

在营地也要做好垃圾分类

后来去的露营者看到微博后,随身带着钳子之类的工具,也参与到清理工作中。“污染大自然,就好像在掐死露营这个活动。每次离开,我们都努力让营地恢复原样。”

饭团通常还会提醒男生朋友,在收帐篷的时候不要忘了拔出地钉,这对土地是一种伤害,也可能扎破汽车轮胎。

“露营让我们的感情更好了”

华华把露营照片发在社交平台时,会有人问:这样辛辛苦苦地搭建,就待2-3天,难道住酒店不香吗?

华华说:“露营和住酒店是完全不同的体验,更有趣,也更刺激。”

睡在地上、合力生火,凡事都要动脑筋解决,过程中大大小小的意外,也在不断考验大家的应变和合作能力。

有一次在新的营地,到了做饭的时间却买不到木柴,饭团坚持不能乱砍树木,最后征询了管理者的意见,砍了竹子来生火。

对恋爱长跑的情侣来说,露营带来的心理体验还有更深的意义。在野外的深夜,总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有相依为命的感觉。

华华说:“我比他大三岁,平时在家都是他依赖我多一点,但是到了这里就反过来,连上厕所也要他陪,半夜醒来会发现他在给我盖被子。”这种夫妻之间的相处趣味,让华华觉得很新鲜,也发现了对方身上的另一面。

两个人齐心协力一起解决营地的各种问题

露营时,从体力活到小细节,基本都由饭团决定。华华则也利用自己擅长布置的优势,让露营变得更有情调。

本来的光源已经足够,但华华坚持加一盏价格不菲的马灯,可以燃烧一整夜。

起初饭团觉得很浪费,但当马灯被点亮时,昏黄的火苗取代了原来的白炽灯,一下子让饭团觉得暖暖的,更想要和大家亲近。

平时喜欢的花器、烛台、香氛、餐具囤了很多,但在家却没有时间用。华华把它们带到营地,用心布置餐桌。

清晨起床,一边遛狗一边找些好看的绿植、枯木和野花。“在大自然里插花的感觉很奇妙,就地取材,充分发挥想象力去创作,很解压。”

华华不断提升露营的仪式感,饭团也被带动起来,他添置了营绳,把锅碗瓢盆挂起来,别有风趣。

营绳可以悬挂厨具,也可以挂灯串,营造浪漫气氛

最近他还特地买了一张钉桌,可以很方便地插在泥地里固定,摆上一个蜡烛,一盘零食,大家会自然而然地站在旁边。高地搭配的桌面,也让整个营地看起来更有层次感。

每年,华华和饭团都把最放松、休闲的时间给了露营。他们想着,未来有了孩子,也可以带着宝宝一起来露营地。

他俩计划着,到了40岁或许可以开一家民宿,旁边再做一个流浪犬基地,去分享自己喜欢的事物。

露营不是有钱人的游戏,

闲鱼党也可以轻松入门

随着露营的流行,各式各样昂贵的装备也为人熟知,网上开始有人调侃:露营是有钱人的游戏。体验露营3年之后,饭团却有不同的看法。

“露营的装备从几十到上万都有,的确是一分价钱一分货,但贵的并一定用得上,比如你在温暖的季节露营,或是不那么怕冷,就没必要买很贵的高温标鹅绒睡袋,还是要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和露营需求来买。”

对初入门的人来说,装备采购可以从实际需求角度出发,分为这4大块去准备:行、住、坐、食。

“行”首先指车辆、收纳箱和拖车。露营一次就像小型搬家,装备加上2-3天的食物需要足够大的后备箱。

坚固轻巧的收纳箱非常好用,既能分装食材和工具,野餐时还能当台面使用。带越野轮的推车也十分流行,既是运输工具,也是营地“大型橱柜”。

“住”的三件套是:帐篷、地垫和睡袋。饭团之前有一顶7000多元的帐篷,用了10次后,在网上转手给其他人,折损2000多元。这种买进卖出的方式让他可以不断体验新的装备。

现在,他新买了一顶1万元的帐篷,各方面的品质细节有所提升。例如材料采用了科技棉,遇到水会慢慢膨胀,溅到火星也不容易燃烧。

“装备的升级可以慢慢来,我看到过最贵的帐篷有20多万,算是一个目标,也许将来可以拔草试试。”

露营最痛苦的点往往是睡不好,潮湿会令人失眠,饭团推荐抬高的行军床,或加厚的充气垫,搭配保温性足够的睡袋就可以安心入眠了。

“对潮湿特别敏感的人,可以再带上一个取暖炉,临睡前在帐篷里打开,能让整夜温暖干燥。”

“坐”和“食”是紧密相连的功能,通常在营地大家都会围坐在一起吃吃喝喝,坐得舒服尤其重要。饭团新买了一顶火帐,内部可以生火,还配有烟囱。

天冷下雨时,大家就可以聚在这顶漂亮的客厅帐篷里,一边取暖,一边烤些点心来吃。

除了复古好看的休闲户外椅,饭团还特别准备了一张可折叠的双人沙发椅,带有海绵垫,还配了皮草。

“两个人并排坐的感觉很亲密,平常有一些积累下来的小摩擦,我们经常是在出来露营时,坐在这张沙发上,一边烤火,一边聊,很快就能把问题解决。”

休闲折叠椅/沙发

饭团最早一个人露营时,做饭就是有仪式感地泡方便面。现在,营地厨房也在不断升级,料理台面足够大,可以笃悠悠地准备食材。

有了燃气炉的“豪华灶台”,可以像在家一样煎牛排,火堆上的大铁盘可以炖汤和烤肉。

营地中央的篝火上加一个大烤盘,既能让大伙儿取暖,也可以炖上一锅鲜美的牛尾汤。

张大鹏,10年前开始从事户外工作。也是带饭团和华华入坑的好友。英格,上海户外联盟负责人,旗下有100多家户外俱乐部及机构。

两人在不同的平台,亲身见证了国内露营爱好者从个位数开始,一直到疫情后暴增的过程,他们与一条聊了聊。

Q:一条 Z:张大鹏 Y:英格

Q:Glamping(搬家式休闲露营)在国内大概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?

Z:最开始出现是2018年,当时国内玩Glamping的人也就十来个,我们在杭州周边找了个地方,体验了一次,照片发在朋友圈就“火”了。很多朋友开始来问,这么好看舒服的露营怎么玩。

如果说2019年露营的发展是呈45°上涨,那么2020年就是90°直线上升。一个月的销量是过去半年的总和。

Q:今年露营的火爆和疫情有关吗?

Z:露营的火爆和疫情有直接的关系,尤其是经过隔离之后,人们对户外太向往了,非常需要和大自然亲密接触。从前的露营不舒服,大家怕吃苦,但现在装备的设计都更讲究舒适性、人性化,也更有颜值。即使价格有点小贵,但大众也愿意接受。

比如我身边的朋友,每年都有一笔预算在国内外旅行,因为疫情取消后,就用原来买机票、订酒店的钱,买一套露营装备,可以用很多年,他们也觉得挺划算。

目前在国内,露营各方面走在最前面的城市是杭州,周围适合露营的地方也比较多,所以整个江浙沪的露营爱好者非常多。北方以北京周边为主,也在慢慢向周边拓展,比如内蒙、宁夏等。

Q:国内目前有多少营地?疫情后是否有增加?

Y:根据不完全统计,国内大概有两、三千个营地,随着疫情后露营的火爆,还在不断新建。目前这种“一窝蜂”现象中一定会有良莠不齐的问题,随着大众对露营的认识加深,经过1-2年后的洗牌后,真正好的营地会留下来。

Q:除了和亲朋好友一起到野外露营,城市里是否也可以享受帐篷生活?

Y:其实帐篷的体验形式是很丰富的,可以去高山、湖泊、森林这样的自然景观,也可以选择城市的公园、绿地,甚至市中心有特色的景点。

很多有孩子的朋友会跟我们诉苦,想出去露营,但孩子学习太忙。这样的亲子家庭不在少数,如果城市里增加一些营地,就能大大满足他们的需求。

作为专业的户外工作者,我们也一直致力于挖掘城市里有趣的露营点。比如上海的外滩,如果在万国建筑群的对岸设立一个营地的话会非常有趣,目前我们也积极尝试中。